FAQ常見問題

A: 請求法院判決離婚這件事,有三個重點得處理,首先是有沒有足夠理由離婚,其次是兩人婚姻關係存續中的財產應該如何分配,最後則是孩子的親權要由誰行使。這三個重點,各自有需要注意的地方,但是我想先跟你談談「離婚後孩子的親權」問題。

想要孩子是基於愛或恨?

請你先靜下心來想一想,你想要單獨擁有這個孩子的親權,是基於愛,還是因為恨?愛,我就不必多說了,你一定是愛孩子的。但是恨,我想跟你確定一下,你是因為恨對方,所以不想讓對方干涉你照顧孩子;或是因為恨對方,所以不願意孩子享有對方的愛?

讓我來告訴你一件案例。曾經有位被家暴後離開的女孩來找我,她被迫帶著孩子離開夫家,與孩子兩人相依為命。然而夫家卻在提出離婚訴訟以後,帶人把孩 子搶回夫家,接著就開始漫長的孩子爭奪戰。因為兩邊都不肯退讓,所以律師提出希望讓孩子在訴訟結束前照顧的訴求。讓孩子可以分別在雙方的家中各過一個月。 你知道嗎?這樣的照顧設計非常糟糕,因為這只會讓孩子的環境不斷變動,而且必須被迫忍受不同的家庭環境對於對方的攻訐。然而父母為了「平等」兩個字,竟然 就這麼照顧小孩,直到訴訟結束。

這當中的糾葛就不必細談了。總之兩造在照顧這個孩子期間,因為都不願意放棄親權,所以竭盡心力的攻擊對方,甚至在照顧小孩時,也不忘給予孩子仇恨對方的教育,諸如媽媽有男人、爸爸外遇有暴力傾向,最後連爸爸(媽媽)是混蛋、壞人等等字眼都出現。

兩人之間的衝突,甚至衍生了其他諸如妨害名譽等等的訴訟。互相向對方提出保護令、傷害、恐嚇與加重誹謗等等的告訴。最後的收場,雖然是母親取得孩子的親權,然而後果卻不是他們能預料的。

因為孩子竟然出現了自殘、躁鬱、抗拒見父親等行為。當父親後來要行使探視權時,孩子就直接在母親家的客廳排泄、哭鬧,然後指著父親說:「你是壞人, 我不想見你!」而父親直接的反應就是關閉溝通大門,不給任何扶養費,並且強迫孩子一定要見他。母親很苦惱,因為沒辦法切斷孩子與父親之間的聯繫,卻又得勸 說孩子與父親見面,而孩子這些行為,竟然擴散到日常生活中,對母親也有些許攻擊性。

2015-12-15 華人健康網
A: 訴訟離婚案件夫妻爭取監護權時,常見小孩面對「要跟爸爸,還是跟媽媽?」的問題,左右為難;司法院指出,為了顧及孩子的最佳利益及讓孩子的意見確實表達出來,設置「程序監理人」制度,讓「程序監理人」成為孩子的律師、社工師和心理輔導師,捍衛孩子的權益。

家事事件法三年前修正,增設程序監理人制度。司法院指出,社會風氣的改變,家事案件暴增,全國地方法院受理家事案件一年至少十五萬件以上,其中離婚案件占多數,而父母打離婚官司,其實最煎熬的是孩子。

司法院少年及家事廳指出,以往孩子在離婚訴訟案件中,只能以證人身分出庭,法官問什麼就答什麼,無從為自己發聲或爭取權益。孩子雖然無法選擇父母是否離 婚,可是孩子的心聲需要被聽見,因此,必須要有能代表小孩的律師、諮商師跟社工,讓孩子的聲音在法庭上被聽見,使法院做出對孩童權益最佳的判決。

少家廳指出,程序監理人不只是協助孩童,也可對失去程序能力成年人監護或是輔助宣告。現代婦女基金會目前接受政府委託在台北地院等處成立程序監理人團隊,針對監護權、探視權及撫養費案件,父母處於高衝突或無力無意願保護孩子,提供訪視服務、法律程序說明等等。

社工督導黃心怡表示,程序監理人如同為孩子爭取權益的律師,但也是孩子的心理師和社工師。在輔導的經驗中,學齡前的孩子經常會將父母的離婚歸咎為自己不乖;也有父母為爭取監護權,採取各種有壓力的互動方式,希望博得孩子的心,影響孩子的心理發展。

司法院指出,當事人可主動聲請,也可由法官依職權選任程序監理人,費用由父母依比例負擔。

2015-08-17 聯合新聞網
A: 不具名讀者問:
6年前哥哥娶了中國新娘並生一子,第3年女方回中國工作,小孩目前在台讀幼稚園。女方在中國財產比哥哥多,若哥哥要求離婚,法官會依財力狀況把監護權判給媽媽嗎?女方說離婚要給贍養費與監護權,我方只能依女方要求,才能離婚嗎?如果女方不肯回台出庭,法官會等她來台再判決嗎?

律師答:
原則上夫妻是否離婚,由其自由協議決定,如協議不成,夫妻之一方亦可依《民法》第1052條規定,向法院請求裁判離婚。讀者的兄嫂就兩願離婚無法達成共識,可向法院請求裁判離婚,但須提出《民法》1052條所定裁判離婚事由的相關證據。
子女最佳利益酌定


另依《家事事件法》規定,法院裁判離婚事件前,須先經法院調解程序,所以如果讀者哥哥欲提告離婚,會移由法院依調解程序先調解。法院審理離婚訴訟時,會併同審理小孩的權利義務,應由何方行使或負擔,此時法院會依《民法》1055條、1055條之1等規定,綜合子女意願、人格發展需要、父母經濟能力、父母與未成年子女間之感情狀況等因素,以未成年子女之最佳利益的角度,來酌定由父或母行使或負擔小孩之權利義務。

至於父或母的財力,不會是法官唯一考量依據。至於女方不肯回台出庭,若經法院合法通知其出庭而仍未出庭者,建議讀者的哥哥,可聲請一造辯論判決,法院即可依法判決。記者林益民採訪整理

蘋果日報 – 2014年3月07日
A: 阿民到法律扶助基金會求助,表示哥哥在去年年底死亡,留下大筆債務,大嫂和哥哥的兩個小孩以及阿民的爸媽,在哥哥死亡後馬上就委託律師辦理拋棄繼承的事宜,阿民當時也把印章交給大嫂,心想大嫂應該也會一起幫自己辦理拋棄繼承。沒想到就在哥哥死後不到半年,阿民接到了一張金額三百萬元的支付命令,由於阿民並沒有向別人借過這麼多錢,正覺得奇怪之際,看了支付命令的內容才知道是哥哥留下來的債務,阿民此時才了解原來大嫂並沒有幫自己辦理拋棄繼承,雖然立即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但是仍然遭法院以逾除斥期間而駁回,問我們該怎麼辦。本會研究後,認為據阿民所述,阿民的大嫂的確有過失,但是阿民並無證據可以證明當時大艘曾答應要幫阿民辦理拋棄繼承,如果貿然對大嫂起訴,成功機率也極為渺茫。

依民法第1148條規定,被繼承人生前擁有的一切資產及對外的債權債務關係,原則上均屬於繼承的標的,故在被繼承人負債遠超過資產價值的情況下,為了避免對繼承人正常的財產狀況造成影響,民法設有「拋棄繼承」的制度,使繼承人得溯及自被繼承人死亡時起拋棄繼承人之地位,不用繼承被繼承人之債務。詳言之,依民法第1174條規定,繼承人可以在知悉自己得繼承之時起二個月內,檢具被繼承人死亡證明書或除戶戶籍謄本、自己的戶籍謄本、繼承系統表、繼承權拋棄通知書收據等文件,以書面向法院為拋棄繼承之意思表示。對於被繼承人的配偶或子女而言,「知悉自己得繼承時」即為獲悉被繼承人死亡時,應無問題。但是就其他後順位繼承人而言,怎樣才能知道前順位的繼承人都已拋棄繼承,而輪到自己繼承呢?首先,依民法第1138條規定:「遺產繼承人,除配偶外,依左列順序定之:一、直系血親卑親屬。二、父母。三、兄弟姊妹。四、祖父母。」同法第1139條規定:「前條所定第一順位之繼承人,以親等近者為先。」由於法定繼承人均是與被繼承人血緣關係非常密切的親屬,因此最快速有效知悉是否輪到自己繼承的方法,即是透過親屬間的聯繫,自行探聽前順位繼承人是否已全部向法院聲請拋棄繼承;如果無法透過親友進行了解,依民法第1174條之規定,為拋棄繼承之人應並將拋棄繼承之事由通知接下來應為繼承之人,所以如果接到了前順位繼承人拋棄繼承的通知書時,即可得知自己已成為應繼承之人,此時如果也要要拋棄繼承,即必須在收到拋棄繼承通知書後二個月內為之。

其實,阿民目前面臨窘境的原因,並非源自於?誤拋棄繼承的除斥期間本身,而是在於阿民太過於相信大嫂,以為把印章交給大嫂就全部搞定,所以沒有持續追蹤大嫂是否已在期限內幫自己辦理拋棄繼承,以致於發生除斥期間經過而無法彌補的嚴重後果。本會在此奉勸大家,權利是自己的,應妥善謹慎地行使,千萬不要天真地以為只要把印章交給別人,自己不用管就可以辦好,以免像阿民這樣後悔莫及。
文 / 法律扶助基金會台東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