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Q常見問題

A: 新北市一名許姓人妻,懷疑陳姓老公與社區大學的同學黃女同居,為證明 清白,陳男與妻子簽立「婚姻生活協議書」,約定雙方不得與外人生活過夜、做出破壞婚姻和諧之事,亦不能出手傷害對方,否則便將所有財產給對方。事後許女發 現陳男與小三穿情侶裝出遊,還帶小三出國,慘遭陳男毆打撞牆,要求老公履行協議書,新北地院認為陳男違反雙方協議,今判其需將財產轉到許女名下,可上訴。

許女與陳男102年7月簽署「婚姻生活協議書」,協議載明「即日起雙方不得單獨與非婚姻或血緣關係外的人生活過夜」、「二、雙方不得做出違背倫理道德、破壞婚姻和諧之事,彼此不得口出惡言或傷害彼此」、「三、若有一方違背,所有財產歸另一人所有」。

沒想到,陳男簽署協議書,許女發現陳男仍與小三「勾勾纏」,102月11至103月12月間,兩人多次穿情侶裝相約出遊,除擁抱搭肩,還用雙手和比心型,甚至還相偕出國兩次,許女質問老公反遭痛毆,憤而向法院提告,要求陳男履行雙方婚姻協議。

陳男否認與黃女有逾矩行為,指稱許女的傷勢是中醫推拿、自己滑倒造成,但許女提出上百張陳男與黃女摟腰親暱出遊照及驗傷單作證,法官認為,陳男違反雙方婚姻 協議書第2項約定在先,應將其名下2筆土地、3棟不動產全數財產轉至許女名下,可上訴。另黃女須賠償陳女20萬元確定。

2016-02-04 自由時報
 
A: 為了抓姦拍照取證,沒透過公權力即自行侵入他人住宅,律師林俊峰認為,只要手段不涉暴力、刑求,拍到的照片都能當作呈堂證物!

律師林俊峰表示,依最高法院見解,私人違法取證,只要手段未涉暴力或刑求,拍攝到的影像具證據能力;至於蒐證過程另涉不法,可另案追究,私人蒐證不適用「毒樹果理論」。

林俊峰說,毒樹果理論是指透過非法手段取得的證據,在訴訟審理過程中不能被採納,但這僅行使公權力蒐證才受此限,不適用私人取證。

林俊峰說,毒樹果理論是為避免具公權力的司法機關,為取得犯罪證據,以非法或不正當的程序蒐證,入人於罪,若行使公權力的手段不符正義,將無法維護治安。

自由時報-2014-08-27
A: 過去法官多以「有無性器官交合」認定是否觸犯通姦罪,桃園地方法院法官錢建榮曾投書媒體,直言這樣的見解,不啻與民眾法律感情嚴重脫節;他昨受訪時直指,通姦認定的核心,應為「是否破壞婚姻權」。

錢建榮表示,根據大法官解釋文,通姦罪是為了維護「夫妻雙方之情感及信賴等關係」等,因此通姦罪認定基礎,應為行為是否破壞配偶間的信賴,舉例來說,與其他男、女口交及裸身泡湯、躺在床上聊天,都可能造成配偶間關係的破壞。

這些行為若要一一劃分出來,會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此時,就得思索「通姦罪是否該除罪化」,現行法律卻要求配偶一定要想辦法「抓姦在床」、「找到精液」為證。
A: 記者劉志原/新聞分析

依刑法第239條通姦罪,有配偶者與人通姦,可處1年以下徒刑,相姦者亦同,但「通姦」定義為何?

審判實務上,姦是指「性交」,因此如何舉證對方有性交,就成為捉姦成敗的決戰點,通姦被判有罪者,多半是生下小孩或自拍嘿咻錄影帶,以及外遇的一方向配偶認錯,夫妻聯手對付第三者,除此之外,均很難證明「犯行」。
每個法官的法律見解不同,如有人明明在日記中寫下親密過程,但法官仍認為是間接證據,判被告無罪,也有人被抓到與外遇對象脫光光在床上,但因缺乏衛生紙、保險套等「愛的證據」,最後法官認定不構成通姦。

90年間,台南地院即有1則「脫光光蓋棉被純聊天」案例,已婚的陳姓男子與黃姓女友開房間,兩人全裸躺在床上時,陳某之妻帶著員警撞門捉姦,拍得兩人在床上一絲不掛的鏡頭,但陳某與黃女卻被判無罪。承審法官認為,陳某與黃女雖然全裸躺在床上,但並無證據可證明2人當時是在性交或已完成性交,故認為兩人裸體同床,「僅是道德可非難之舉,而非刑罰所能課責」,不構成通姦,故判無罪。

另93年間江姓男子認為妻與網友外遇,遂暗中持妻子寄給袁某的情書及寫有「夜裡在你懷裡落淚」、「初次真實接觸」、「事後一起洗澡」等字句的日記,控告妻子通姦。但檢察官偵辦後認為江某違法採證,證物不具證據能力,故予被告不起訴處分。
另王姓已婚女子寫下與男友性交過程的日記而遭夫發現,夫告上法院,但法官認為日記是法庭外陳述,判王女無罪。
又湯姓男子婚後3日,與麥姓女子在自家臥房發生性行為,且將過程拍攝製成光碟,妻子整理家務時發現這片性愛光碟,憤而控告麥女,麥女遭判3個月確定,另張姓醫生與吳姓女子外遇遭妻發現,妻控告吳女,在張某作證下,吳女遭判3個月,張妻則未對夫提告訴。
至於傳性愛簡訊給已婚者,因此被認定通姦而判有罪,審判實務上屬罕見。

自由電子報
A: 這個問題就像問殺人罪是否一定要當場看到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有人死了才會成立?或是小偷當場被活逮才會成立竊盜罪一樣,當然不是。
因為前述情形都是犯罪在實施中或實施後,即時發覺之現行犯(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第二項),然而絕大部分犯罪往往都是在事後才被發覺,但我們不能因此說它就不是犯罪,問題是如何去認定的問題。
所以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推定其犯罪事實。」這裡的證據係指證據能力,也就是證據資格。要取得「證據能力」須經過嚴格的證明程序,包括法定證據方法(被告、證人、文書、鑑定、勘驗)和法定調查程序,刑事訴訟法對此訂有詳細的規定。於具備證據能力後則有所謂證明力的問題,法律對此採自由心證原則,即關於如何評價證據之證據價值(證明力)的原則。
至於有罪之判決,必須證明至何等程序,最高法院曾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包括在內;但無論其為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必須達於一般人均可得確信其為真實的程度,而無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始得據為被告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七六年台上四九八六號判例,八十七年台上一五四二號判例)。
所以通姦罪即使不是捉姦在床,但若從其他證據方法中,(例如目擊者看到通姦人進出賓館,鑑定犯罪人遺留物上之DNA等。)能達得到上述之有罪判決之確定程度者,仍可成立通姦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