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Q常見問題

A: 讀者玉才問:
家父身故後未立遺囑,家母理當是繼承人,子女是否要拋棄繼承?不動產經家母繼承移轉過戶登記後,若她生前立下遺囑指定繼承人,沒被指定的其他子女是否須拋棄繼承?遺囑指定繼承人是否有優於法定繼承?家父生前一些朋友借錢沒還,我可以拿家父留下的本票討回嗎?

陳昭全律師答:
依 據《民法》第1138條規定「遺產繼承人,除配偶外,依左列順序定之:一、直系血親卑親屬。二、父母。三、兄弟姊妹。四、祖父母。」因此被繼承人(讀者父 親)身故後,依法即是由母親,以及兄弟姐妹共同繼承,法律上並無強制被繼承人的子女應拋棄繼承,是否拋棄屬於個人的權利。

另《民 法》第1187、1223條規定「遺囑人於不違反關於特留分規定之範圍內,得以遺囑自由處分遺產。」「繼承人之特留分,依左列各款之規定:一、直系血親卑 親屬之特留分,為其應繼分二分之一」亦即讀者父親固然可用遺囑指定繼承人來自由處分遺產,但為保障繼承人的權益,在繼承人未拋棄繼承時,根據遺囑處分遺 產,也不得違反特留分相關規定。

又《民法》第1148條第1項規定:「繼承人自繼承開始時,除本法另有規定外,承受被繼承人財產上之一切權利、義務。」因此讀者父親對他人的債權(如本票),若屬繼承的範圍,繼承人當然有權利向債務人主張權益。

2016-03-17 蘋果日報
A: 名人過世因遺囑效力不確定,造成爭產事件不斷。行政院會上午通過《民法繼承編》修正草案。負責審查法案的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說,這次共修正26條條文,修正重點包括未來遺囑必須親自簽名,不可蓋章、指印,或以其他符號取代,如因特殊情況無法簽名,應按指印替代,但須有公證人或見證人簽名,以利查證。

同時,為了因應資訊時代,草案也增訂除了自書遺囑外,可以電腦或自動化機器製作的書面取代,至於因聽覺、聲音、語言功能障礙而無法陳述或口述者,也可透過通譯傳譯製作遺囑。

草案並增訂,如因天災或其他不可避之事變時,於當時指定見證人顯有困難,遺囑人可以錄音或影音記錄遺囑內容所作成的口授遺囑,可不適用見證人的規定;但於天災或不可避之事變終止後,能依其他方式為遺囑時,該遺囑就失去效力。

此外,目前經常發生榮民過世後遺產無人領取而收歸國庫,這次修法也對於無人承認繼承的遺產,雖應歸屬國庫,但增訂國庫5年內不能處分,避免5年後有人主張繼承而權益受損。

草案也增訂繼承人對被繼承人有重大虐待、侮辱、不扶養等情況,立遺囑人可以表達繼承人不得繼承,喪失其繼承權。

2016-03-31 蘋果日報
A: 虛報扶養親屬,小心被國稅局開罰。財政部南區國稅局昨(4)日表示,離婚的夫妻申報綜所稅學問大,除了離婚當年度可選擇和配偶分開或合併辦理結算申報外,以後年度如果仍列報配偶免稅額,國稅局將補稅帶罰。

國稅局官員表示,我國綜合所得稅採自動申報制度,納稅人應依法誠實申報,夫妻既然已經離婚,在法律上就沒有婚姻關係,因此報稅時,也不得列報為配偶減除免稅額及標準扣除額,請民眾多加留意。

官員提醒,納稅人在離婚當年度辦理綜合所得稅結算申報時,可選擇與配偶合併或分開申報,如選擇與配偶合併申報,亦應將配偶該年度所得併同申報。

南區國稅局近期查核103年度綜合所得稅申報情況時,發現甲君在申報綜所稅時,列報已離婚配偶乙君的免稅額及標準扣除額,但國稅局官員查得兩人已於102年度離婚,因此剔除補稅並加處罰鍰。

不過,接到補稅通知的甲君不服,向國稅局主張其與前妻爭吵後「失去理智」,因此辦了離婚手續,但卻不忍心趕走對方,因此實際仍同住一起,國稅局官員認為與稅法規定不符,仍維持剔除補稅。官員強調,我國現行婚姻制度採登記主義,完成結婚、離婚登記始生效力,甲君與乙君離婚後已無婚姻關係,乙君已非甲君之配偶,縱然兩人仍同住一戶或有金錢資助,甲君申報所得稅時,還是不得將乙君列為配偶,減除免稅額及標準扣除額。

另外,國稅局官員指出,虛報扶養親屬是納稅人常見的申報錯誤,若被國稅局查到將依法補稅帶罰;官員也提醒,雖然現行「稅務違章案件減免處罰標準」中,訂有短漏報所得額在25萬元以下或漏稅額在1.5萬元以下免罰的條款,但虛報扶養親屬者將無法適用減罰。

2015-08-05 中時電子報
A: 配合性別工作平等法有關配偶分娩的陪產假由3天增為5天,內政部打算修改替代役役男請假規則,將現行3天陪產假也改為5天。

去年底修正並公布實施的性別工作平等法部分條文規定,配偶分娩的陪產假由3天增為5天,應於配偶分娩當天及其前後合計15天期間內擇期請假。

基於陪產假的立法意旨在婦女分娩前後需要配偶陪伴,為增進役男權益,及符合性別工作平等法修法意旨,內政部提出替代役役男請假規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將現行3天陪產假改為5天,並規定在配偶分娩當天及其前後合計15天期間內請完。

2015-07-13 中央社
A: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與內政等委員會昨天審查「家庭暴力防治法」修正草案,通過延長通常保護令的有效期間及限制媒體揭露家暴被害人身分的資訊保密條款,並將家暴及違反保護令罪納入預防性羈押範圍,未來檢方若認為加害人有持續施暴或違反保護令的可能,可聲請羈押。

修正條文將現行通常保護令有效期間,由每次最長一年延長為兩年,不限延長次數。

新增「資訊保密」規定,限制媒體及網際網路報導或記載家暴被害人及其未成年子女姓名,或足以識別其身分的資訊(如照片、住所等);違反者,該事業或行為人將被處以三萬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鍰;但經有行為能力當事人同意,或偵查、司法機關依法認有必要者,不在此限。

資訊保密限制一旦三讀通過,除當事人同意,媒體在報導如名模王靜瑩、媒體人薛凱莉等家暴事件時,將不能揭露足以識別其身分的各項資訊。

此外,將家暴及違反保護令罪納入預防性羈押的範圍;警察於詢問被害人時,得採取適當保護隔離措施;被害人接受偵訊時,可指定親屬、醫師、社工人員陪同在場。新增「目睹家庭暴力」定義,以此保護因看見家暴身心受創未成年人。

部分修文因具爭議而保留,再待協商,包括是否設立家暴特別基金?家暴被告經檢察官或法官釋放,是否應即時通知被害人?「未同居的親密關係」應否準用家暴法的規定?

2014/04/03 聯合報
A: 立法院昨天三讀修正法律扶助法部分條文,擴大扶助對象及範圍,未來遭受家暴婦女等特殊境遇家庭,或因職業災害喪命的外勞等,皆納入不須審查資力範圍,本人或家屬可請求法律扶助基金會指派律師,免費幫忙打官司。

現行法扶對象僅明訂為低收入戶或每月可處分收入低於一定標準者。三讀通過條文擴大為低收入戶、中低收入戶,或符合「特殊境遇家庭」條件者;若犯重罪而首次應 訊、原住民、因神經、精神、心智功能損傷或不全而無法為完全陳述、少年事件等,若無選任律師者,均能申請法律扶助。債務清理案件等當事人、外勞、外籍看 護、漁工以及尚未歸化、尚無戶籍的弱勢外配,亦能申請法律扶助。

立法院昨另三讀通過「法院組織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未來除法律另有規定外, 法庭應予錄音,必要時可錄影;但未經審判長許可,在庭者不得自行錄音、錄影。當事人及律師可在開庭翌日起至裁判確定後6個月內,向法院繳納費用申請錄音內 容;死刑、無期徒刑案件之申請期限,延長至裁判確定後2年內。

2015-06-16 自由時報
A: 目睹家庭暴力的兒童,雖然身體沒有受傷但心靈可能嚴重受創,為了擴大保護範圍,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內政、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聯席會,今通過「家庭暴力防治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初審,將現行保護令對象擴及特定家庭成員,並將目睹家暴的兒童及少年都納入適用範圍。

初審條文重點在於擴大法院核准保護令的適用範圍,新增特定家庭成員及目睹家庭暴力的兒童及少年的保護範圍;擔任輪值召委的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表示,擴大保護令的適用範圍後,接續就有相關的預防與處遇計畫。

尤美女也說,初審條文也決定延長並放寬延長聲請的次數限制,從原來的一年得延長一年,改為兩年得延長兩年;此外,初審條文也增列「目睹家庭暴力」定義,擴充「跟蹤」內涵並於加害人處遇計畫中增列親職教育輔導項目,以符合實際狀況和需求。

不過仍有部分條文遭保留協商,尤美女指出,朝野立委都主張中央主管機關應設置家暴及性侵害防治基金、法院釋放加害人的通報程序以及遭遇恐怖情人處境是否適用家暴防制法等相關條文,因暫時無法與行政部門達成共識,決定交朝野協商。尤美女進一步表示,成立家暴及性侵害防治基金雖然有相關條文依據,但僅明令「得」設置,立法以來政府視而不見,因此朝野立委才堅持主張;她也說,當法院因 加害人暴力構成要件不足要釋放時,如果不能即時通知被害人,「加害人可能一出來就把被害人幹掉」,但主管機關認為實務無法達到即時通知,因而保留條文。

至於,恐怖情人是否能適用家暴防制法,尤美女說,因為親密愛人沒有同居關係,所以家暴法目前無法適用,警方也認為實務上難以認定,因此條文也保留協商。

2015-01-08 聯合報
A: 根據媒體的報導,我國駐瓜地馬拉大使孫大成,疑似說出「女人給男人打一打有什麼關係」,這句話雖然立刻引起多個婦女團體的抗議,但坦白說,「女人被打是應該的」,也可能是許多台灣男性的「共識」吧?

同樣也是近日的社會新聞──一名女子在遭到男友毆打後,向警方報案求助,不料卻得到派出所所長這樣的回應:「妳要不要再跟加害人談一下……因為到法院去,我跟妳講,也講不清,妳如果強迫要告,到時候他會玉石俱焚。」

這位被媒體形容為「勸和勸過頭」的警務人員,難道真如警政署婦幼隊組長所說:「是需要再做分析檢討的個案。」當然不是的,因為我的好友珊珊遭到的是比這更離譜的對待。

在被同居人凌虐了3年後,珊珊終於爭取到了一紙家暴保護令,但她並不是在3年後忍無可忍才憤而提告,而是之前多次的報案都不了了之,直到她越區報案才算得到了重視及處理。

但是,如果因此就說是警方吃案又不盡公允,關鍵是我們的社會觀念及通報制度,都出了很大的問題。<鄉土劇影響>女人最好乖一點 不然就是討打?

拜電視鄉土劇所賜,台灣的女人一直被塑造成潑辣的悍婦形象,雖然這是所謂的戲劇張力,但不可否認,一個個心機歹毒、手段凶狠的女性角色,的確造成了大眾「女人難搞」的錯誤認知。

所以當珊珊第一次通知家暴案時,警方面對斯文寡言的加害者,以及看似強勢的被害者時,心中立刻就有了「多半是這個女的先挑釁,才會讓男方忍無可忍而動手」的偏頗認知,也就因為有了這種偏見,警方當然就懶得認真追問誰是誰非了。

其次,不斷宣導的「警民一家」概念,也讓警方在面對家暴案時變得相當棘手。

根據珊珊的敘述,對她施暴的同居人雖是一個恐怖暴力份子,但對方卻是可以經常和管區警察把酒言歡的「好厝邊」;因此當她向管區通報家暴案時,前來處理的員警竟是之前家中常見的酒友,而就是在這種公私情誼都要兼顧的情況下,才讓加害者會有恃無恐地施予更殘酷的手段。因此,最後珊珊是遠從東部到台北市報案,才讓整件事真正進入司法程序。

說「女人被打沒關係」是許多台灣男性的「共識」,絕對不是危言聳聽,因為根據內政部最近公布的資料,去年一到八月的家庭暴力通報案件,總數接近七萬七千件,較去年同期增加了10.4%,而弔詭的是,受暴的女性及男性比同樣是44%,但這44%的受害女性都是30歲到50歲,而被害人為男性的那44%,卻都是未滿18歲的兒童及少年,換句話說,受暴的女性不但都屬於感情及婚姻暴力,而且關鍵正是:「老子扁妳又怎樣?」法律顧問建議大家<後續處理>報案要據理力爭 懂得保護自己

是的,女人被扁又能怎樣,因為當體力較弱的女人遭受到危險的人身攻擊時,是否有通報的能力及機會已是一大難題,更何況後續的處理也多半令人傻眼!

根據珊珊的切身之痛:第一,113只是全國婦幼保護專線,也就是說113是尋求相關法律、自我保護等資訊的一般門診,而不是救命的急診中心,如果妳像珊珊那般傻呼呼地打113求救,那可能還沒陳述完畢就已經沒命了。

第二,盡可能不要向住家的管區通報,因為像珊珊住的偏遠小鎮,不但警方與加害者相熟難以秉公處理,甚至當事情越演越烈不得不辦理時,或許因為在小鎮此類案件不多,所以值班員警連處理家暴案的流程都顯得極為生疏。

第三,由於許多受暴婦女在通報後因害怕而反悔,加上警方本身任務繁重,所以員警多半會對家暴案先持「調解」態度,因此受暴婦女一定要做好心理建設:當妳向警方報案時,並不是軟弱地向他們求助,而是堅定地要求他們按照正常程序,正式啟動家庭暴力防治機制──也就是各縣市家暴中心依法都必須提供後續安置、諮詢、保護與協助的服務。

此外,一定要要求通報三聯單、筆錄影本以及員警和家暴官的名片,因為這些不但是進入司法程序後的證據,也是開庭前一旦受到威脅,不必一次次向警方解釋的重要依據。總之,暴力不但是種慣性,加上男性如果還有「女人被打沒關係」的錯誤認知,當然下手會越來越重,所以受暴婦女絕對不能姑息和害怕,而必須經由司法脫離地獄般的夢魘。

2013/01/02 自由時報